Because being beautiful should never harm you.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11, 9月 2022
-体育赛事转播权侵权案例「索赔406亿元体育赛事网络直播版权值钱了」

体育赛事转播权侵权案例「索赔406亿元体育赛事网络直播版权值钱了」

读创/深圳商报首席记者魏沛娜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出具《上海宽娱数码科技(300079)有限公司等与中篮联(北京)体育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因哔哩哔哩(俗称“B站”)未经授权便大规模向公众提供2019-2020赛季CBA联赛赛事视频的点播服务,中篮联公司以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将哔哩哔哩的经营者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并索赔4.06亿元。

据资料介绍,2019-2020赛季,CBA授权的新媒体赛事版权合作伙伴共有三家,分别是咪咕、腾讯、优酷,B站并不在其中。因此CBA公司认为B站大规模向公众提供赛事点播属于侵权行为。CBA公司认为B站曾作为上海男篮的赞助商,也曾在2017-2018和2018-2019赛季同CBA公司签署《CBA联赛比赛视频授权协议》,非常清楚未经授权向公众提供CBA点播视频属于侵权行为,属于主观故意侵权。

网上资料图片

这一事件也引起了人们对体育赛事网络直播版权的关注和讨论。有业界人士指出,由于法律定义模糊,此前,体育赛事网络直播版权保护难度很大。对此,深圳市版权协会常务副会长、深圳市知识产权专家委员会专家陈彦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体育赛事原来就很难界定它有没有独创性的问题,因为毕竟赛事主要是记录当时赛场上的场景,如果只是架一个摄像机把这个赛事的场景给录制下来的话,那么它的独创性并不强,它实际上就是一个录像制品。但是如果这个赛事里面有解说,有独特的镜头特写,还有镜头的回放,以及精彩的放大的慢动作的剪辑,那么这很明显就是经过导播和创意制作,那么这样的作品就是属于视听作品,它受到的保护力度自然就会提高。”

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体育竞赛表演活动规模约为318.4亿元,体育直播用户规模为1.38亿人,且均在持续增长。多名专家表示,盗播从中获得的巨大利益可谓“肉眼可见”。如参考海外数据,根据一份行业研究报告,盗播给英超俱乐部每场比赛至少带来高达100万英镑的损失,西甲官方认为盗播一年造成损失超4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6月,新修订的《著作权法》正式生效。新《著作权法》完善了“作品”的定义,将原先“电影及类似电影摄制手法作品”修改为“视听作品”,用以回应新类型作品的现实需要,特别是短视频等。此次修法还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提高侵权行为的违法成本。

“在新修订的《著作权法》颁布之前,像短视频、体育赛事、游戏主播的解说这一类很难用法律去保护,因为对于这些作品的界定,过往的法律是没有明确地给出作品的定义,例如体育赛事只是把它定性为录像制品,引起很多争论,所以用《著作权法》去保护这一类作品确实有难度。那么新的《著作权法》生效以后,短视频、体育赛事、游戏、解说这一类都称为视听作品,对视听作品的保护力度大大提升了,所以现在类似这种转播体育赛事没有经过授权的,就是侵犯了制作者的视听作品的著作权。”陈彦表示,按照现在新的《著作权法》,如果节目里面的广告收益,包括其商业行为带来了巨大收益的话,可以主张惩罚性的赔偿。

这些年来,网络侵权的例子不在少数。在陈彦看来,侵权成本低和侵权的便捷性都导致了侵权行为非常容易出现,并由此带来侵权者直接的获益。所以新的《著作权法》的颁发有利于提高体育赛事直播等的保护力度,能够为原创作者带来极大的好处。对于视频平台来说,也要尽量多宣传,尊重保护作者的权益,同时也要尽到审查有无侵权内容的平台责任。

审读:孙世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