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being beautiful should never harm you.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30, 9月 2022
-把对手全都ko「他打出世界公认最强KO对手看见他直接退赛」

把对手全都ko「他打出世界公认最强KO对手看见他直接退赛」

格斗迷出品

2015年2月1日,中国广州市天河体育馆。伴随着一曲《Time Back》,他像对待往常任何一场比赛一样淡然地走上场,眼前等待着他的是一场备受瞩目的战斗,当比赛铃声敲响,他毫不犹豫的挥动着自己的一双重拳,场上的两人硬碰硬的换拳对攻中,他刁钻多线路却不失重击的华丽拳法进攻瞬间撕开了对手的防守,连续清晰的前手拳、后手拳、上勾拳、平勾拳如雨点一般不断的落在对手的脸上,终于他对手承受不了他连续有力的重击,重重的倒了下去,年仅24岁的他很快的就将以刚硬著称的泰国“人型凶器”巴猜击倒在擂台上,在这场比赛没开打前,他并不是焦点,但他用自己的一双铁拳集中了全场人的目光,他成为了焦点。没错,他就是来自比利时的搏击俊才—马拉特·格里格戈安(Marat Grigorian)。

今年26岁的马拉特·格里戈里安,于1991年5月29日出生在亚美尼亚的叶里温,因战争而流离失所后居住在荷兰和比利时的大量亚美尼亚人社区,他们已经将亚美尼亚民族的战斗精神转移到他们所选择的运动。

马拉特受训于荷兰著名的尼克·黑莫斯拳馆(Nike Hemmers Gym)练习泰拳与踢拳,值得注意的是,黑莫斯拳馆有位很少有的女性主教练,丹妮拉·萨默斯(Daniella Somers),在踢拳领域曾获得八次女子世界冠军。亚美尼亚因为战争与动乱导致许多亚美尼亚后裔移民它国,但不得不承认,亚美尼亚民族是个极具战斗天赋的民族,最具有其代表性的选手如意大利籍亚美尼亚人乔治·佩托西奥(Giorgio Petrosyan)。

而马拉特的哥哥哈鲁特·格里戈里安(Harut Grigorian)也是欧洲闻名的搏击选手,曾与安迪·苏瓦(Andy Souwer)、穆赛·格隆恩哈特(Murthel Groenhart)、泰范·霍斯坎(Tayfun Ozcan)等多个世界顶级名将有过交手。

马拉特自出道以来,便展现出惊人的战斗天赋。如果说,乔治·佩托西奥的打法如同教科书,播求的打法令人赏心悦目,阿尔伯特·克劳斯的打法如同一辆主战坦克,而马拉特也具备了一名顶尖轻量级选手相同的特征,有着非常积极的战斗作风,他拥有强大的力量,尤其是近身击打身体与头部产生的强大穿透力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折磨,而他恐怖的拳腿杀伤力与高效的对攻能力对轻量级的任何人来说都是不敢忽视的威胁,一旦被他抓准机会,令人防不胜防的组合重拳如同洪水泄提一样可怕。

It’s Showtime

马拉特在2008年正式踏上时任欧洲最顶尖的踢拳组织It’s Showtime(表演时刻)大赛,并且在It’s Showtime之后的比赛中6战全胜,其中4场比赛TKO对手,尽管之后在法国第戎举办的UKC France MAX半决赛客场争议性判定负给法国本土选手卡里姆·伽吉(Karim Ghajji),但其强大潜力与实力得到了充分肯定。

回归It’s Showtime赛场的马拉特继续保持着不败,在It’s Showtime&BFN(比利时格斗之夜)布鲁塞尔站,马拉特依旧展现出强大的破坏力,两回合便TKO荷兰选手塞维利亚·利塞尔(Severiano Rijssel),而这次精彩表现也为他争取到了一次冠军赛的机会。

2011年5月14日,It’s Showtime在法国里昂举行,年仅19岁的马拉特客场挑战It’s Showtime 73MAX时任冠军法国“KO专家”尤汉·里登(Yohan Lidon),面对现役冠军,马拉特的每次进攻依然稳健勇猛,一度给尤汉·里登造成极大压力,最终双方竭尽全力鏖战5局,马拉特以争议性点数客场判负输掉了比赛,而此役也让马拉特成为了It’s Showtime历史上最年轻的冠军挑战者,It’s Showtime赛事推广人西蒙·鲁特兹(Simon Rutz)也毫不吝啬地给予了马拉特这位搏击俊才高度的赞扬与评价,称他为继乔治·佩托西奥之后又一名70kg超新星,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GLORY

2012年10月6日,GLORY首次走进比利时,作为前It’s Showtime的红人,马拉特作为本土明星被安排在GLORY 2布鲁塞尔站出战,而马拉特的原定对手摩洛哥名将默罕默德·卡马尔(Mohamed Khamal)因伤退赛,这一场旷世之战因此被搁浅,临时顶替卡马尔出战的是来自德国的阿历克斯·沃吉尔(Alex Vogel),马拉特试探了一番后,第二回合开局就用右腿低扫踢终结了对手,以一场漂亮的TKO拿下了自己的GLORY首胜。

很快,马拉特迎来了自己的第二场GLORY比赛,2013年4月20日,GLORY 7米兰站,伴随着一首经典的《Can’t Be Touched》,马拉特稳健的走上擂台,21岁的马拉特·格里戈里安首次对阵19岁白俄罗斯不败超新星,有着17战全胜的钦吉兹·阿拉佐夫(Chingiz Allazov),不管是年龄还是大赛经验上马拉特都要比阿拉佐夫更具优势,而两人打法相似,都是拼打型选手,同样拥有恐怖的重击能力,以及同样极具侵略性的打法。

比赛刚开始两人就进行了几轮激烈的拳腿互换,然而在第一回合快结束之际,阿拉佐夫在躲过马拉特一记右腿高扫踢后意外地撞到了马拉特转过身的右手手肘上,导致眉弓开裂流血不止,而马拉特也因为涉及非法肘击,最终裁判决定比赛无效,一场令人窒息的大战刚刚拉开序幕便意外结束了,而这场无结果比赛也为两人的二番战奠定了基础。

双方都是70kg冉冉升起的新星,谁也接受不了这种妥协的结果,很快,在年底两人迎来了二番战。

2013年12月14日,位于法国巴黎市郊的勒瓦卢瓦-佩雷(Levallois-Perret),这是一座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约2.6万人,是欧洲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在当地举行的Victory赛事K-1规则70kg超级战中,马拉特与阿拉佐夫的恩怨将在这里解决。二番战开始,两人都是充满了战斗激情的选手,比赛开始后二人直接跳过了试探开始高强度的拳腿互换,将荷兰式组合进攻与完美的攻防转换表现得淋漓尽致,不免让人大呼过瘾。

比赛进行到第二回合,在双方高强度密节奏的对攻中,马拉特前手拳互换后突然一记极冷的右腿高扫将阿拉佐夫击倒在地,而这次读秒,也为马拉特提前奠定了胜局。站起来后的阿拉佐夫尝试用诡异多变的进攻找到突破口,但马拉特密不透风的防守有效地遏制了阿拉佐夫的进攻,最终在马拉特狂风骤雨一般的施压下,阿拉佐夫艰难地打到判定,马拉特以优势判定胜出,打破了钦吉兹·阿拉佐夫的不败金身。

二人的恩怨以马拉特的胜出画上了句号。

历时一年,GLORY走进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马拉特再次迎来一个强大的对手,2012年GLORY轻量级冠军淘汰赛决赛时输给了乔治·佩托西奥的前It’s Showtime 70公斤级世界冠军罗宾·范·罗斯马伦(Robin van Roosmalen),来自荷兰的罗宾·范·罗斯马伦战斗风格极其强悍硬朗,如同一台永不停歇的发动机,有着极强近身对攻能力与重拳爆发力,曾在2011年It’s Showtime 70MAX八人淘汰赛的决赛以1.69米身高重拳KO 1.8米身高的乌克兰K-1名将“美丽死神”阿尔图路·奇斯辛科(Artur Kyshenko)而一战成名,也是GLORY力捧的当家明星。

双方都是近身对攻能力极其出色的高手,在这场精彩绝伦甚至可以说是踢拳教科书式的对攻中,尽管马拉特场面上没有落丝毫下风,但依然被罗宾步步紧逼的节奏压迫的有点喘不过气来,第三回合的体能也明显下降,最终体能更为充沛的罗宾走到了最后,马拉特遭遇GLORY首败。

昆仑决(Kunlun Fight)

2015年2月1日,昆仑决19“战神再现”·广州站,首次登陆昆仑决的马拉特·格里戈里安与巴猜、莫壮伟、费尔南多·卡尔泽塔领衔打响昆仑决2015“诸神之战“选拔赛第6组小组资格赛。

巴猜·撒察(Aikpracha Meenayothin)与马拉特一样,在之前同样征战过GLORY,并且在GLORY 14超级赛干掉K-1 MAX初代王者阿尔伯特·克劳斯(Albert Kraus)而进入了GLORY轻量级前十榜单。在当晚的比赛中,面对成名已久的巴猜,马拉特以刁钻多变、快速有力的华丽重拳彻底击垮了以硬著称的巴猜,而后的决赛中更是一套带走意大利世界冠军费尔南多·卡尔泽塔(Fernando Calzetta),以两场KO快速拿下第6个诸神16强决赛名额,成为当晚最大的黑马,一战成名。

战胜巴猜后的马拉特开始在世界范围内迅速积累名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了这个超新星有着令人不敢轻视的杀伤力,巴猜的惨败,不仅震惊了世界,也惊动了泰国传奇雅桑克莱(Yodsanklai Fairtex),为了给泰拳找回面子“泰拳第一人”雅桑克莱向马拉特这个崛起的后起之秀发出了强烈的挑战信号。

两个月后,这场比赛在昆仑决22促成,马拉特正式对阵泰拳传奇人物—雅桑克莱!对于泰拳,雅桑克莱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标杆式人物,他身上的头衔无数,战绩同样令人咋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马拉特并没有去在意雅桑克莱身上的传奇经历与各种头衔含金量,他并不关心对手是谁,冷静地打好每一拳,为每一次有效的组合进攻做好充分准备,他更相信自己的训练成果。

“FIGHT!!!”

比赛,就这样开始了!

面对马拉特强大的火力输出,经验丰富的雅桑克莱总能巧妙地拉开距离化解马拉特从各个角度塞进来的重击,进而用自己得意必杀技左腿中扫不断干扰与阻击马拉特的进攻,十分有效地遏制了马拉特的一次次进攻,而雅桑克莱左中扫腿的恐怖力量也使得马拉特的动作变得不断犹豫和谨慎起来,马拉特强壮的右手手臂也因为被踢出了大面积淤紫而变得动作迟缓, 比赛进行到后半段,经验老道的雅桑克莱渐渐控制了整个比赛的节奏,最终一致性判定战胜势头正盛的世界级超新星马拉特·格里戈里安。

尽管马拉特输掉了这场比赛,但比赛时的抢眼表现也让他受到了更多的目光与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期待他的下一场比赛。

很快,马拉特收到了日本K-1组委会的邀请,出战2015年7月份的K-1 WORLD GP初代70kg世界淘汰赛。

K-1

“K-1”这个名字,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巅峰!自K-1 WORLD MAX时代开辟70kg以来,70这个级别立刻成为了全世界格斗领域最黄金的级别,从1993年至今,从K-1里走出了太多令人耳熟能详的名字,然而自从K-1因资金问题被收购后其赛事质量与影响力一直在下降, 2011年甚至因为资金困难没有举行世界赛,而之后K-1的冠军水平也普遍受到质疑,这也导致GLORY、昆仑决等世界顶级赛事如雨后春笋一般重新抢占了站立格斗市场大半壁江山。

时间到了2014年,日本龙道场(Team Dragon)负责人前田宪作争取到K-1在日本区的授权后正式成立K-1 WORLD GP IN JAPAN,并在日本格斗组织Krush的全力支持下,于同年11月份在日本东京首次举办了65kg世界淘汰赛,以及之后的60kg世界淘汰赛与55kg世界淘汰赛,细化级别冠军,更科学合理的赛事安排,以及下属二级赛事的配合,使得新K-1变得越来越系统与现代化,K-1赛事的品牌影响力也开始逐渐回春。

回归正题,马拉特由于近期在各个国际大赛中的优异表现,被日本新K-1看中,70这个级别再次回归K-1,作为曾经全世界公信力最强的格斗赛事品牌,70kg的重新回归依然吸引了全世界关注的目光。受到K-1邀请的除了马拉特,还有法国泰拳名将迪伦·萨尔瓦多(Dylan Salvador)、荷兰大麦克拳馆得意门生乔丹·皮克尔(Jordan Pikeur)、两次KO佐藤嘉洋(Yoshihero Sato)的YOKKAO世界冠军瑞典人山尼·达尔贝克(Sanny Dahlbeck)等欧洲强豪,以及日本本土冠军选手的全力阻击,世界大战一触即发。

第一代K-1 WORLD GP JAPAN ~70kg王者淘汰赛~就这样在日本东京的国立代代木竞技场第二体育馆拉开帷幕,马拉特第一轮对阵来自魔裟斗银狼道场的日本选手山崎阳一(Yamazaki Yoichi),第一回合马拉特便频频施压,将山崎阳一逼到绳角,连续不断的后直、上勾等连续输出打得对手不胜其烦,并在第二回合开局不到一分钟左腿高扫KO对手轻松晋级半决赛。

顺利晋级第二轮的马拉特对手,是在第一轮淘汰了夺冠热门迪伦·萨尔瓦多的Krush冠军牧平圭太(Makihira Keita),双方经过几轮拳腿互换,力量更具优势的马拉特连续华丽的组合拳腿输出将牧平圭太打得疲于防守,场面开始一面倒,在第二回合马拉特抓住机会一个前手击腹拳击中牧平圭太肋骨将其KO在地,马拉特率先晋级决赛。

连续两场KO成功晋级决赛的马拉特,他的对手乔丹·皮克尔同样也是带着两场KO杀入决赛,两人都具有极强的KO能力,开局后双方便展现出世界级的对抗能力,在一轮激烈换拳互拼中,马拉特的后手拳正中乔丹脸部,乔丹开始变得摇摇晃晃,马拉特丝毫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迅速展开有效进攻趁胜追击,最终马拉特的后手拳抓住了其防守漏洞并一拳终结了乔丹的夺冠梦,马拉特第一回合1分24秒KO对手!在体育馆现场4500多名观众的共同见证下,马拉特以三场KO的绝对优势登顶日本K-1 WORLD GP 初代70公斤级世界王座。从此,马拉特·格里戈里安正式跨入巨星行列。

在得到了人生第一个最具含金量的世界头衔后,马拉特将在同年11月底迎来自己的第一次K-1冠军卫冕战,迎战自己的首位挑战者—瑞典人山尼·达尔贝克。为了专心训练备战11月25日的K-1卫冕战,马拉特不仅主动放弃了2015年TOP KING WORLD SERIES总决赛可能与两届K-1 WORLD MAX世界王者、世界级泰拳巨星播求·班柴明(Buakaw Banchamek)对阵的机会,更是不惜以比赛档期冲突为由,退出了争夺2015年昆仑决“诸神之战“70公斤级世界冠军赛的出线机会。

紧张的备赛期终于过去,11月底K-1 WORLD GP 2015 ~THE CHAMPIONSHIP~如期到来,然而在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K-1官方却发表了马拉特卫冕战对手山尼·达尔贝克因重度感冒而临时退赛的消息,而K-1官方则以临时找不到替补对手为由取消了当晚的70kg冠军卫冕战。

马拉特为了准备K-1的比赛,放弃了TOP KING与昆仑决的大赛机会,却等来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对于K-1的处理方式,马拉特对此表示出极大的不满与失望,马拉特坐在台下看完当晚比赛后,带着自己的团队黯然的离开了东京,也离开了K-1。

回归“诸神之战”

2015年,不仅是马拉特成名的一年,也是泰国人西提猜(Sitthichai Sitsongpeenong)全面崛起的一年,从2015年年初昆仑决15·南京五台山体育馆高扫KO 2012年K-1 WORLD MAX世界冠军穆赛·格隆恩哈特(Murthel Groenhart),优势战胜两届K-1世界王者安迪·苏瓦(Andy Souwer),一晚上连续战胜两名K-1世界王者,以及6月份首次登上GLORY便两回合膝击KO前GLORY轻量级冠军戴维特·奇利亚(Davit Kiria)、优势战胜加拿大踢拳新星乔什·乔安西(Josh Jauncey)拿到四人赛冠军,8月份受邀出战欧洲赛事The Fight League中量级8人淘汰赛轻松夺冠,11月初前往意大利,在GLORY 25米兰站挑战当时的GLORY轻量级现役冠军罗宾·范··罗斯马伦,五回合高频率火拼以饱受争议的点数判定输掉了比赛,但依然被世界权威搏击网站Combat Press评为2015年年度最佳踢拳运动员。

到了2015年年底,昆仑决一年一度的诸神之战八进四晋级赛在中国洛阳市如期举行,西提猜在昆仑决31·曼谷站击败西班牙“皇家斗士”乔奈·里斯克( Jonay Risco)后成功晋级八强,而他的同胞雅桑克莱也在昆仑决33·常德站大比分战胜俄罗斯踢拳巨星“成吉思汗”达占巴·阿斯克洛夫(Dzianis Zuev)晋级昆仑决诸神八强,就在人们正热切讨论西提猜VS雅桑克莱这两位最强泰拳王者之争时,雅桑克莱却因旧伤复发而意外退赛,西提猜的八强对手也因此成为了悬念,这时候,人们想起了刚从K-1夺冠回来的马拉特。

作为顶替雅桑克莱的替补选手,马拉特·格·里戈里安以八强的身份再次回归诸神之战,接替雅桑克莱对阵如日中天的西提猜,这是马拉特与西提猜的首次见面,在输给雅桑克莱后,马拉特与其团队就一直根据泰拳系反架选手做针对性训练,这一次正好是验证自己训练成果的机会。比赛开始后,马拉特就不断进行侧向移动寻求进攻机会,然而每次的组织进攻都能被西提猜巧妙地化解掉,双方你来我往,战斗开始变得白热化,而马拉特也被西提猜在中距离连续不断的中扫踢以及近身膝撞克制得无法发挥自己的优势,最终三回合判定,有效打击更高的西提猜赢得了比赛的胜利,马拉特止步诸神之战八强。

而马拉特自从离开K-1后,因为多次拒绝出战K-1为他安排的比赛,马拉特团队最终没有和K-1达成和解,K-1官方以一直不接受卫冕战为由收回了他的K-1金腰带。马拉特归还的K-1 WGP 70kg金腰带则在两年后被他曾经的宿敌钦吉兹·阿拉佐夫一举摘下。

重返GLORY

马拉特在亚洲赛场的亮眼表现让GLORY高层重新意识到了这个来自比利时的亚美尼亚人身上存在的明星潜质,尽管在输给雅桑克莱回归GLORY 22主赛时以饱受争议的分歧判定输给了首战GLORY的乌克兰ISKA欧洲冠军、也是后来GLORY羽量级冠军的谢尔希·阿达姆查克(Serhiy Adamchuk),但赛后人们对于那场比赛中阿达姆查克的打法并不买账,认为其比赛风格极其消极乏味,显然马拉特的风格更受观众喜爱。

2016年3月12日,GLORY 28再次走进法国巴黎,GLORY官方给出了一场轻量级四人赛名单,马拉特与西提猜同时出战四人赛,GLORY的对阵安排给了马拉特复仇西提猜的机会。将与马拉特半决赛对阵的是俄罗斯不败新星安托尼·莫谢夫(Anatoly Moiseev),曾是WAKO俄罗斯国家级冠军与世界冠军,在GLORY 20首秀便38秒右腿高扫KO德国人马克思·博梅尔(Max Baumert),也曾两次征战昆仑决,在昆仑决37·三亚站击败西班牙名将乔奈·里斯克。

在与安托尼·莫谢夫的比赛中,马拉特没有给这个不败新星任何展现自己的机会,他一步步将莫谢夫逼到绳角,连续不断的前手、上勾、后直、膝撞、左勾拳、高扫踢等高密度组合拳腿进攻从各个角度打进去,安托尼·莫谢夫被马拉特击倒读秒了两次后战意全无,抱头防守消极比赛,最终马拉特毫无悬念晋级决赛。

半决赛再次战胜前GLORY轻量级冠军戴维特·奇利亚晋级的西提猜也与马拉特顺利会师,两人的二番战在GLORY 28展开,比赛开始后马拉特主动拉近距离采用压制战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西提猜也加强和细化自己的了拳法,中距离的后手直拳十分精准,良好的距离把控配合后腿中扫踢与令人不敢大意的膝击,马拉特虽然苦战三局,但胜利的天平依然倒向了发挥更加稳定的西提猜,二番战马拉特再次铩羽而归。

并没有过多时间去总结这场比赛失败经验的马拉特在两个月后又迎来了GLORY 30洛杉矶站的比赛,对阵曾经两次大战播求的法国黑人拳手吉梅·库利巴里(Djime Coulibaly),马拉特再一次让对手提前回家,在第一回合2分钟不到便以一记漂亮的右腿高扫踢将其直接踢晕在擂台上,这场精彩的高扫KO也被GLORY官方列入了GLORY历史经典KO比赛TOP10的榜首,以及被著名体育媒体ESPN体育评为年度最佳KO比赛,尽管2016年还未结束。

由于西提猜在GLORY 31荷兰阿姆斯特丹站挑战轻量级现役冠军罗宾·范·罗斯马伦成功,成为新一代GLORY轻量级冠军,而罗宾输掉比赛后降级转战羽量级,马拉特在GLORY官方排名正式上升至轻量级第一位,综合近期各种国际大赛中表现出的强大综合实力,在世界轻量级排行榜单上也一直稳居前五,然而马拉特的崛起之路才刚刚开始。

2016年6月5日,马拉特再次来到中国,首次登陆峨眉传奇9·成都站,马拉特近距离连续组合拳加膝击,第一回合TKO澳大利亚名将史蒂夫·莫克森(Steve Moxon)。

2016年7月9日,马拉特再战峨眉传奇10·重庆站对阵丹麦名将默罕默德·艾米尔(Mohamed El-Mir),马拉特与对手艾米尔一顿换拳中右腿高扫踢再立奇功,将艾米尔打晃后马拉特立刻乘胜追击,艾米尔无力组织有效反抗,裁判及时介入终止了比赛,马拉特再次一回合TKO获胜。

2016年年底,西提猜在GLORY正式迎来成为轻量级冠军后的第一次卫冕战,而他的挑战者,正是GLORY官方轻量级排名第一的马拉特·格里戈里安,两个人的三番战将在德国西部城市奥伯豪森举行的GLORY 36联合主赛领衔开战。

面对当今世界现役P4P之王、GLORY/昆仑决双料世界冠军、世界排名第一的最强对手西提猜,马拉特已经两战两败,而马拉特并不是一个甘心于失败的人,比赛开始后,马拉特就憋足了劲冲了上去,如同一台火力全开的战斗机, 每一拳都蕴含着巨大的爆炸力,高频率的拳腿组合输出压制得西提猜一时毫无办法,甚至头部被马拉特打出了血印,但在之后的回合里西提猜慢慢稳住局面,一边游走一边利用良好的距离控制拉开马拉特的最远进攻距离令马拉特的许多进攻打空,配合使用后腿扫踢与冷膝让马拉特有所忌惮,到了后面两人不再保留,打出了世界最高水准的攻防战斗,双方火拼五回合,西提猜以微弱优势成功卫冕自己的冠军金腰带,马拉特再一次遭遇滑铁卢,尽管马拉特三次对阵西提猜,都是以失败告终,但每一次越来越成熟稳重的打法体系与战术运用都看得出来马拉特的打击技术在不断大赛的洗礼后有着飞速的突破与进步。

时间进入2017年,马拉特并没有被上一场失败的阴影所影响,在GLORY 39·布鲁塞尔主赛中二回合KO保加利亚选手安东·彼得洛夫(Anton Petrov),以及GLORY 42·巴黎站同样二回合KO西班牙选手安东尼奥·古姆兹(Antonio Gomez),马拉特以KO的方式再次拿下一波两连胜。

一龙王者挑战赛

由于一龙vs播求二番战疑似黑幕,中国少林武僧一龙的实力受到全世界普遍质疑,武林风悬设百万奖金,从全世界挑选最强的八名选手来进行为期一年的一龙王者挑战赛,胜者不仅能获得百万奖金使用权,还能直接挑战一龙,而马拉特也在其名单之列,马拉特团队也回复了该消息的准确性,但最终由于各种原因马拉特临时退赛,由西提猜顶替参战,而马拉特的老对手钦吉兹·阿拉佐夫也在这场挑战赛中接连击败传奇泰拳王杀玉狼与俄罗斯踢拳巨星“成吉思汗”达占巴·阿斯克洛夫率先晋级决赛,就连在台下观战的一龙也对阿拉佐夫的强大实力感到震惊,赞扬阿拉佐夫就像新时代的先进武器,可能会是遇到过的最强对手。

8月27日,马拉特再度回归昆仑决赛场,再次顶替退役的泰拳传奇人物雅桑克莱征战世界最强淘汰赛“诸神之战”系列赛。而他的对手,是2016年诸神之战世界亚军“金童”江通猜,江通猜不仅是迦喃隆拳场冠军,还是WBC洲际拳王,精通泰拳与拳击,这对马拉特来说并不是一场轻松的比赛,如果顺利晋级,马拉特将有机会对阵去年的诸神之战总冠军、播求高徒苏波邦·班柴明(Superbon Banchamek),而苏波邦曾在去年诸神之战八强赛淘汰了P4P之王西提猜,毫无疑问,这又是将一场世纪之战。

对于一名拳手来说,一场比赛的结束,往往就是另一场比赛的开始,战斗是永远没有尽头的,你并不能说你什么时候就算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因为你总会遇见比你更厉害的人,学无止境,格斗也是这样,对于马拉特·格里戈里安来说,属于他自己的道,才刚刚开始。

文:BOURNE

责编:迪妹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